hope.

请投喂我占佣弹刺。

头像by米沙!(ÒωÓױ)

陆地和海洋生物谈起了恋爱是不是哪里不对

*感染x暗鲨,无其他cp倾向。爽文无脑产物。

丝毫没有逻辑可言,大家随意看看就好。我只想把他俩扔到床上大喊“打炮啊你两!!”

本文最佳助攻:裘克(x












寄生觉得感染很不对劲,自从他和暗鲨双排位后空闲时刻就开始发呆。虽然说发呆没什么奇怪的,但对于狼这种警惕性非常高的生物来说,长时间的发呆便显得极为异常。在思想挣扎了一会后,寄生拦下带着弹簧上分的感染拜托了原皮带弹簧,拉着感染跑回了求生者宿舍。



“感染,我也算是你哥哥,你要是遇到什么难题可以告诉我,也许我有解决的法子。”



寄生一脸严肃并且认真的告诉感染,怕对方不好意思还担保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感染没想到对方这么直白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摸摸头上狼毛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是什么难题……就是我好像恋爱了。”


寄生:…………………这是个世纪难题好吗。







感染喜欢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和他双排过的三哥暗鲨勇士。



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当他操作失误被裘克绑上狂欢之椅时,他看见离得有些远的暗鲨和距离较近的空军一起前来救他时他只是习惯性并且极为淡定在队伍中发送快捷信息“专心破译”“监管者在我附近”而已。可那两人就像没看见一样,玛尔塔毫不犹豫将腰间信号枪迅速拔出,与此同时暗鲨利用护肘一弹瞬间冲到感染面前并为他挡下鞭尸监管者的一刀。


感染是匹狼,听觉和嗅觉都很灵敏。他清楚的听见火箭筒打在血肉之躯上发出的声响还夹杂着信号枪击中声音与监管者的怒吼,他也闻到护肘使用时飘散在空气中淡淡的硫磺味与信号枪子弹冲鼻的气味——然后束缚住他的荆棘被拉扯断开,对方不顾身上和手上的血液狠狠的抱住了他。


明明鲨鱼皮肤温度很低,但感染还是觉得那个怀抱很温暖。就像冬天的被窝,落雪时的篝火。他也听见对方因担忧导致声线发颤的声音:“我怎么可能……丢下你不理呢?”


感染觉得自己一定是恋爱了,不然怎么出了赛场后见到暗鲨还是会心跳加快呢?






寄生听了前因后果后沉默了。


虽然他不反对感染恋爱,但对方如果是暗鲨的话……他觉得很难办,非常难办:“你知道的吧?三哥他的伤疤……有个在右胸膛。并且他也是我们之中感情最为淡薄的,他是条鲨鱼。”


“我知道。”感染淡淡回复,“在我发现我喜欢上暗鲨后我就去问了二哥刺客有关暗鲨的事情——可这不能阻止我喜欢他。”




感染头一次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什么程度?……他也说不准,那种见到对方心脏被填满的满足、他的一举一动都仿佛烙进了他的脑内不需要担心有东西会将这独属于对方的记忆匣子消磨殆尽。心脏无时无刻都在搏动冲撞他空荡的胸膛,这大概就是小鹿乱撞?可是暗鲨他……他会喜欢自己吗,或者他会接受这份不平常的爱恋吗?


感染从疑惑中居然嗅到一丝惧怕。他不该会产生这种感情的,自打他和寄生出身后他就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他居然会怕对方对他的态度?他肯定是疯掉了。


所以,感染决定去表白。这样也许能解决暗恋的痛苦。









“……暗鲨。”




感染下定决心后十分干脆的在大厅拦下披着黑色鲨鱼皮的人,对方眨眨眼似乎有些疑惑:“感染?你和弹簧打完了?”


“呃……嗯,打完了。”


“那就好,弹簧没拖你后腿吧?他刚来,还不太懂。”暗鲨微微眯起双眼朝感染笑笑,但他突然发现感染冷下脸走了过来。动物的直觉给他拉响了警报,暗鲨往后退感染就朝他再进一步,直到暗鲨后腰撞上大厅随意摆放的木椅感染才停下脚步——但他俩的距离已经非常近了,近到暗鲨能感觉到感染身上狼毛触碰他肌肤的痒意。



暗鲨吞咽了一下唾沫,他边尽力与感染再拉开点距离边开口说到:“感染,你是找我有事吗?……不如我们坐下来谈谈?”




“我喜欢你,暗鲨。”




暗鲨一愣,感染这句话说的让他大脑突然空白发懵。见暗鲨脸上恍惚,感染又缓缓接了下去:



“我喜欢你……我也不能说有多喜欢,我就是很喜欢你,喜欢你到很想跟你谈恋爱。我想亲吻你、想拥抱你,我可以吗?”









可以吗?暗鲨也在问自己。




暗鲨与其他佣兵有那么一点不同,那就是他来自一个感情淡漠的集体,偏偏这个集体还活的像个海盗一

般。


因为他是鲨鱼。鲨鱼本该独居,可集体认为一起行动才更有可能成功,为了活命他答应了。后来他受了很重的伤,便来到庄园也加入了这个集体感强烈的佣兵团。他刚开始还有点不适应,但他凭直觉喜欢这个佣兵团,所以他融入了进来也成为了为后辈操心无数的兄长。


其实他很久以前就见过感染的,但暗鲨是观战看着感染的。那时候感染刚来,他有点担心这个后辈,便在刺客一副“老妈子又开始瞎操心了”的目光下进行了观战。


那场观战具体发生了什么他都记不清了,他只记得那时候的感染。


作为佣兵,在这个庄园的职责便是掩护队友为其争取破解密码机逃生的时间。他看着感染在医院二楼醒过来就转身翻了块板子引起监管者的注意,当感染心跳越来越快时感染就跑到医院那像是被什么砸碎的地方冲赶上来的监管者一个挑衅的笑容,还露出了他尖利的狼牙。


随后,他看见感染从二楼那块吹风的地方跳了下去——他尾端深红色的狼毛被风吹的向上飞扬勾勒出感染极好的身材,狼爪般的钢铁护肘在圣心医院淡淡的红霞下照耀的仿佛浴血过。落地时他狼耳耸动,警觉的回望医院耳畔是有点微弱的心跳声。暗鲨知道他是在看监管者,可他就像被感染盯住了,他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



之后他就有意无意观察着感染,直到他和感染凑一块双排感染被裘克绑上椅——他愤怒,他也害怕。他不敢想感染如果随着狂欢之椅离开这里之后只留下他一个人他会做些什么……所以他不顾对方和另一位队友的简讯,在玛尔塔的帮助下撕裂了荆棘狠狠抱住了对方。


那一刻,他无比庆幸对方还能被自己抱在怀里。



暗鲨回过神细细观察对方神情,感染似乎在紧张着自己的回答,似乎还有些……难堪?他应该是和寄生谈过话了,不然他应该不会是这种反应。


暗鲨靠在椅子上笑了,他勾勾手指示意对方再凑过来:“我的男朋友,不过来亲吻我吗?”


我好菜啊我来混了,全是萨贝达单人手绘。没质量那种。
我要写完手上的占佣和双佣了(....)!等我再难产一下

弹刺《非典型》

*双佣,弹簧手ax刺客皮肤o。非典型abo(其实写的一点也不像(………)已交往标记前提。

我流的弹簧手和刺客皮肤。因题材原因刺客比较弱势注意。

一句话猫鱼(柴郡x暗鲨)、鹰狼。

车,一发完。我又写虚了,我们走评论(……………………)


除个草,是看了自家刺客小朋友的戏他自己在底下的评论产生的灵感。
“漂亮狼崽烤了吃。”
(……)老实说我有点害怕。发出寄生的声音。

今天中午偷偷看的花火直播!是和别人一起打(我就记得有个空军x)救下机械师忘记地窖的事
他是天使吧(つω`)

找到记梗的本子磨磨蹭蹭画完了()这个口误我太难忘了
花火太可爱了呜呜呜,为什么我今天翻看b站主页多了1w2的情敌……!!!高二学生哭晕了(•̩̩̩̩_•̩̩̩̩)

伊莱太好看了我画不出(…
总之是占佣,真好吃q

是柴郡x暗鲨。猫鱼x

为什么会画这个…其实我一直觉得暗鲨是佣兵里最有故事的佣兵(???)柴郡又是超级随心的家伙,所以也许只有柴郡才能接受暗鲨水下那凶狠的一面?

想表达的什么都没画出来倒是画了一颗糖…字很小,建议放大看。实在看不到我就,就写下来()

我的鹰狼是属于那种,不上床压根分不出攻受上下的…平常看起来觉得是互攻然而我们只有在床上才知道寄生好惨(什么

弹刺的话、我喜欢刺客被弹簧吃的死死的。弹簧仗着自己年龄比刺客小喜欢耍一些小聪明或者小流氓,刺客当然也敢给他耍回去但是我们弹簧年轻啊太会玩(划掉)。年下攻太赞了,更何况是弹簧这种设定。不脱离佣兵的本质却带有少年活力气息…可爱死了。

最近在预备一个4p漫的双佣,先逼一下自己最喜欢的双佣提醒一下自己改写写画画()

你们好我不要脸写个置顶(。。

我是秋灵!高中生作业多,更新会很慢。我是鸽王(叉腰.jpg)

是个永远不记得自己是个画手的文手(..)目前主坑d5,凹凸已退。但是偶尔会画画雷狮单人图,看第三季情况再决定回不回。墙头多跳坑慢。

谢谢你关注我喜欢我!ପ( ˘ᵕ˘ ) ੭ ☆我会努力配上你的喜欢!

吃的cp:双佣,占佣,杰佣杰,杰all。佣兵所有cp都能接受,是个奈布·萨贝达无脑吹。说奶布我敲爆你狗头。

不要给我吃杰园裘杰厂律以及单方面虐我喜欢的人的粮,我会送你拉黑套餐。

长期接稿,爸爸们(。。)

重新编辑一下,双佣我不吃刺弹…!我吃的弹刺orz。我喜欢年下。